学术研究

浏览字体: 打印页面
首页 - 学术研究 - 文论集锦
看文物医生妙手修复历史
时间:2018-2-1    点击率:1312

 央视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让公众认识了名为“文物修复师”的一群人。他们是为文物治病的“医生”,让出土时残损的文物,能拥有最完美的体形、最光鲜的外表,它们也是文物界的“化妆师”,为文物留下美丽的容颜,永葆其年轻,从而让公众能更好地感受文物所蕴含的艺术美感和文化内涵。

 

  日前,山西省民俗博物馆获批成立省内唯一的民俗文物修复中心,他们将开设陶瓷修复、古籍善本修复、木器修复、铜器修复、金缮工艺等修复培训课程,给全省文物修复持续加力。现在,来自全省文博行业的工作者们正在进行首期的瓷器修复培训。记者率先一探究竟,带你了解文物修复的奇妙之处。

 

  文物修复师,要会“十八般武艺”

 

  文物修复师到底是群什么人?当你走进文物修复室后,发现这群人的身份多样。他们会戴着口罩,桌子上摆着注射器、镊子、手术刀、显微镜,看起来就像医生;可在他们身后的架子上却摆放着高锰酸钾、草酸、乳胶等化学产品,你又会怀疑,难道是化学家?当你的疑虑还没解除时,又看到了他们拿起了钳子、锉刀,在仔细地打磨一件瓷器……其实,能将十八般武艺融为一身的,就是文物修复师。

 

  为了此次培训,省民俗博物馆专门聘请了南京江宁博物馆瓷器修复专家韩海宏前来授课,在其从业17年的过程中,先后为国内外收藏家及国内众多博物馆修复了近万件古陶瓷器。提起这个行业,他很自豪地说:“在博物馆里,我们看到的大部分文物都是完整的,其实有很多都经过修复。因为对于墓葬中出土的文物而言,首先,经过千年历练,文物本体会有损伤,其次,就是墓葬内泥土坍塌等自然环境使然,青铜器、陶器、瓷器等文物都特别脆弱,久压之下就碎了、破了,这就需要文物修复师来处理。我们深居幕后,却做着不普通的事情。”

 

  多重工序为瓷器“治病”

 

  你能想到吗?当你在博物馆里凝视的绝世名瓷,哪怕是粉身碎骨、残缺不全,却依然能精美绝伦地展现在世人面前,且不着痕迹。这真的不是天方夜谭。曾经,韩海宏就把70多块碎片的宣德青花瓷缸修补完整,为此花去他一年多的时间,而修复一件茶碗、一件盘子,最少也需要半个月之久。

 

  修复瓷器的步骤很多,首先就是要清理,把瓷器上残留的脏,以及裂口、破损中留存的脏洗掉;接着要制作模子,也就是根据器物形状,做出来缺失的部位来补缺;然后就是打磨。“这些工序完全是纯手工做,并且要掌握修旧如旧的原则,哪怕是跟原器物偏差0.1毫米,也要重新来过。”在韩海宏介绍期间,就有学徒开始打磨了,因为技术并不娴熟,他们都拿着锉刀一点点地操作,而用石膏以及特殊物质所做的填充物在充分干燥后都很有硬度,对于力气小的女学徒来讲,这样的打磨工作还真是个力气活。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后期打磨要使用机器,那也是一项挑战,到时候粉尘会四处飞溅,影响操作者的呼吸及视线,这也是文物修复师为什么要戴口罩的主要原因之一。

 

  其实,文物修复师修复瓷器时戴口罩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阻隔所用化学物品散发的气味。比如,清洗过程中会用药水,这个味道很刺鼻,而在最后给补好的瓷器上釉和画画时,那不仅是对技艺的考验,更是对身体的考验。在工作人员案头,都摆着一个防毒面具,这是他们必须有的装备。韩海宏告诉记者,“经过填补的瓷器,是没有办法重新去烧制的,所以那种釉彩的感觉,是要用化学材料配比出来一种仿釉材料,然后用气泵喷在修复面上,这个过程也比较痛苦,即便是戴上防毒面具,你还是会觉得辣眼睛、刺鼻子。”

 

  经过清洗、加固、打磨、上釉等数个步骤后,最难的就是画画了。因为文物修复师既要把瓷器上缺失的画面补全,还要使其色泽与瓷器本体完全一致。说到这里,不知道你看过《国家宝藏》中讲述《千里江山图》的那集吗?当时古人为了画一幅画,用的都是矿物质颜料,是各种矿物质研磨成粉后,经过处理之后做成的颜料。同样,古瓷器上用的颜料,也是矿物质颜料,除了配色等问题,修复师还要有全面的绘画技能,一定要把瓷器恢复成最原始的状态。瓷器补上不难,难的是把修补的痕迹藏起来,有时候为了弥补瓷片上那一个细若发丝的裂纹痕迹,不少修复师会用毛笔涂抹的方式进行上釉,一涂,就是一万次……


  修复,最早可追溯到新石器时代

 

  别以为文物修复这事是近代的产物,其实早在新石器时代,古人就有了修复这门技艺。当然,不会像现在如此完美,但也颇具趣味。

 

  早年间,考古工作者就在河姆渡、甘肃等新石器时代遗址里发现了古人修复陶器的“秘密”:那就是先在陶器上钻孔,然后用绳子把破碎的部分绑起来。这门“捆绑”的技艺,一直延续到明清时期呢。在修复室内,有一个碎成两半的清代时期的“过龙盘”,记者发现在这个盘子的背部就有钻孔的痕迹。这就是当时流行的锯钉修复法,在瓷器上打眼后嵌入铜钉,起到了加固瓷盘的作品。同时为了让瓷盘不漏水,清代的修复师还会用鸡蛋清配石灰,涂抹在盘子缝隙处,你或许都想不到,那会儿的胶是用大蒜汁调制的。

 

  新时代下,随着修复技艺的不断提升,这件早在清代时期就修复过的“过龙盘”也几经坎坷,最终成为文物修复师手下的“病人”,但通过现代文物“医生”的修复,它能延年益寿。工作人员说:“现在的文物修复都是可逆的,也就是说你现在修好这件东西了,过了十年之后,修复技术、材料技术又提升了,你还可以把这件东西清洗干净后再重新修。也算是给后人留一条路子。”

 

  希望为文博单位培养修复人才

 

  是不是觉得文物修复工作很好玩?要知道,这是一门苦差事。同样是生活在机器工业时代,但是文物修复师却还是师傅带徒弟,秉承着流传了上千年的手艺,跟时间赛跑,跟完美较劲。据统计,中国文物系统3000多万件馆藏文物中,半数存在不同程度的破损,而全国的文物修复师仅有2000多名,在山西专业从事文物修复的文博工作者也为数不多。有人就曾说过,文物修复师比文物还稀缺,而如果就这些人,去把国内现阶段破损的文物都修补好,大概需要1000年。“我们希望,能为省内的文博单位培养修复人才,为社会各界文物爱好者提供一个规范的学习平台。”省民俗博物馆馆长宁建英说,这是民俗文物修复中心创办的初衷。希望,这里,能是文物修复师的摇篮,更是沃土。

】 【顶部】 【返回
返回顶部 关注新浪微博 关注腾讯微博